首页  »  乱伦强奸  »  廚娘惠美
廚娘惠美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
廚娘惠美,8. 德行的实现是由行为,不是由文字。 &24. 生命有如钟摆,在追寻与幻灭中摇荡。mdash;— 夸美纽斯

外場的炒高麗菜快沒了,惠美於是趕緊從廚房抬出一鍋剛炒好的,熱氣與香味直竄上來,夥計接了過去,又把菜補滿。在店裡不停忙進忙出,惠美實在是抽不出身,自助餐店的生意從大清早忙到晚間,如果不是僱來的夥計分攤了工作,這間店就會停擺。徵信社昨天打電話來通知,先前委託的案件已經有了發現,惠美心裡很焦急,想要知道丈夫的下落,卻連公休一天都不敢,想到每天來的常客要是一天沒買到便當、沒能在店裡解決一頓飽食,心裡就覺得愧疚,只好與徵信社再約晚一些時間過去。

徵信社老闆在電話中沒多說第二句話,一口答應,反而讓惠美覺得更不好意思。

過了晚餐時段後,惠美會把剩下的飯菜,讓附近幾個遊民以及低收入戶打包回去。慈悲心腸的惠美,知道肉類通常不會剩下,還會經常默默從廚房拿出幾塊賣相不好的肉,包給他們。從淩晨一大早就親自上市場採買,惠美怎麼可能會選這些比較差的魚、肉呢?其實那都是惠美特地請攤商、批發商留的,口頭上雖然說是「幫她留」,實際上卻是惠美幫忙買下那些原本就會滯銷、甚至淘汰的次級品,市場商家反而相當感激惠美。

眾人洗刷乾淨餐檯、桌椅、廚房、倒完垃圾後,都已經是九點多了,有兩位夥計由於個人經濟因素,是跟惠美算日薪的,惠美結算給她們後,才拉下鐵捲門,結束這一天的工作。沒時間多想,身上衣服也沒空先換過一套,惠美就直接開著店裡那部小貨卡,風塵僕僕地趕往徵信社,沒有意識到身上的油煙味在別人聞來實在不怎麼舒服。

「惠美,我們找到妳的丈夫了。」

徵信社老闆湘婷雙手放在辦公桌上、托著下巴,笑咪咪地看著神情不安的惠美。前方的牛皮紙袋,裡頭裝的是公司偵探的調查結果。

惠美自從婚後就頂下這間原本生意不好的自助餐店,靠著精湛的廚藝,把家庭生計撐了起來,也把孩子養大了。遊手好閒的丈夫,非但不幫忙店裡的生意,還經常跟惠美要錢,說是要跟朋友去做生意,常常就這樣消失好幾個月,把錢都花光了才嘻皮笑臉地回來。惠美自知學歷不高,煮飯煮菜是她僅有的拿手技能,也不埋怨自己嫁錯了郎,一直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工作,但是看在街坊鄰居眼裡,都為惠美抱屈與不捨。

而丈夫這次出去,音訊全無,已經快要滿一年,惠美覺得不對勁,才請這間徵信社尋人。當初會找上這間徵信社,是因為打著女老闆、女偵探的口號,辦公室的裝潢與擺設很明亮、整潔,從老闆到員工待她都很親切,讓惠美覺得放心,可是在傳統觀念裡,總覺得來這種地方不會是為了什麼好事情,所以還是會覺得有些不自在。

「妳先等一下,先不要看。」
「怎麼了?」
「惠美,妳要有先心理準備,裡頭的東西會讓妳不好受。」

湘婷把手按在惠美正要去拿紙袋的手背上,強堆出來的笑容裡,透出嚴肅的氣息。

「老闆,我沒關係,妳不用管我。」

惠美彷彿已經從湘婷的語氣中知道了什麼,直接打開了紙袋。

從紙袋裡拿出來一張張照片,場景是在大陸東莞,偵探附上了調查報告,指出當事人和友人合夥開了鞋廠,當事人成天花天酒地之外,還跟一個鞋廠女工過從甚密,同居在一起。隱藏的攝影機錄到了幾次他們做愛的畫面,光碟放映出丈夫與女伴間愉悅的肉體交纏,以及女人嬌滴滴的呻吟聲。

「好了吧?不要再看了?」
「嗯。」

湘婷按了幾下遙控器,把電視與影碟機關掉,此時辦公室裡開始陷入了很長的沈默。低著頭玩著手機遊戲,湘婷刻意不去注意惠美,想給她一點時間調適。

自從開了店之後,沒日沒夜地忙,和丈夫行房的次數變少了,後來更幾乎沒了性生活。自卑的惠美還是覺得丈夫會出軌是自己的錯,是自己無法滿足丈夫的需要,看到電視畫面裡丈夫滿足的樣子,既感傷,又覺得鬆了一口氣。湘婷頭一次看到客戶發現配偶出軌還這麼鎮定的人,好奇眼前這個女人究竟是過著怎樣的壓抑生活。

「惠美,妳還好嗎?」
「我沒事,謝謝妳們幫我找到他。」
「惠美,如果妳要找人聊聊,公司這些姐妹都能陪妳。」

原本看起來沒事的惠美,聽到湘婷這句話,才不禁痛哭失聲。徵信社的職員見狀,遞上了一盒面紙,湘婷也上前安慰她。

因為封閉的生活型態,惠美以前在學校認識的手帕交,一個個疏遠了,開店後每天面對的就是市場與店裡的人們,並沒有能夠好好談心的對象。

「哭吧!妳就好好哭個夠吧!」
「老闆!我好難過!好難過!」
「這是當然的,妳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,哭吧!」

惠美發洩完情緒後,才發現自己留在湘婷潔白襯衫上的淚痕,以及臉上的油膩汙垢,明顯黃了一塊。

「老闆,對不起,我幫妳洗這件衣服吧?」
「唉!惠美!這種小事妳不要在意。倒是妳也不要一直叫我老闆,直接叫我湘婷就好。」
「湘婷,我很不好意思。」
「不用不好意思啦!我開這家徵信社,就是為了『女人挺女人』,妳來這裡就放輕鬆,姐姐妹妹都會支持妳。」
「嗯。」
「已經很晚了,妳今天要不要在這邊睡?我家就在樓上。」
「不行啊!再等一下批發市場就要開了,我還要去採買!」
「我說,惠美啊,妳就休息一天吧?」
「怎麼可以休息!?很多人等著我開店吃飯!」
「餐廳有很多家,妳一天沒開張,他們可以去別家。可是妳現在狀況不好,給自己放一天假,調適一下,不是壞事。」

湘婷收拾完畢,關上辦公室大門,拉著惠美搭上電梯,一直到了湘婷家大門,惠美還不停推辭說不好意思打擾別人。湘婷好說歹說,才說服惠美進到屋裡來。

這間位在六樓的套房,從大片落地窗望出去,可以看到亮著燈火的市區夜景。惠美一進門就看到這麼開闊的景色,心情也就放鬆了起來。

「惠美,這view不錯吧?」
「什麼『謬』?」
「哈!我說這景色不錯吧!?」
「對、對啊!」

湘婷一邊說著,一邊脫下衣服,丟進洗衣籃裡。

「惠美,來,一起洗吧?」
「啊?」
「哎呦!來啦!」

惠美拗不過湘婷,也脫個精光。湘婷這時才發現,惠美雖然年紀已經四十好幾,卻因為保持勞動,所以身材還保持得很好,在夜市買的廉價T恤底下,藏著一對雄偉且堅挺的乳房,以及沒有半點贅肉的腰身,下半身則是一雙修長的美腿,卻一直被寬鬆的工作褲掩蓋住。跟自己相比,有毫不遜色的女性特質。

「哎呦!惠美!妳看看妳,身材真棒!」
「湘婷的才棒呢!」

湘婷確實是天使臉孔、魔鬼身材。不像惠美,湘婷很注重穿著,懂得利用合適的服裝來展示自己的曲線美。

豪華的大浴缸放滿了水,裡頭放了日本進口的溫泉成份入浴劑,整缸水白濁濁的一片,水蒸氣也瀰漫在整間浴室裡,惠美眼前所見變得朦朧,整個人陷在湘婷營造的舒緩情境裡。

兩個女人先互相幫自己洗頭髮,惠美覺得湘婷洗頭的手法就跟髮廊一樣專業,自己剛才就只是在湘婷的頭皮上亂抓一通而已。才在想等下要再仔細幫湘婷洗一次的時候,湘婷抹著洗髮精泡泡的手,卻慢慢滑下,掠過耳朵,來到鎖骨,接著輕輕滑過乳頭時,惠美的身子不禁震了一下,發出一聲很深的喘息。




统计代码
网站地图